我们最终能禁绝比较吗?

B 站上有一个规定是不成文的:不要在一个视频作者的内容底下发表关于另外一个视频作者的内容。B 站的用意在于拒绝“说话不分场合”和防止“引战”。在我看来,这样的治理,是起不到设定效果的,也是有害的。

违反言论自由原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条

我极少引用诸如宪法之类的内容。但是我认为在商业网站这种场合下的非涉政涉敏言论都要被如此监管,而且这种监管居然是被一个商业公司,出于也许是为了其自身商业利益的缘由而施加的,并且形成了如此程度的政治正确力量,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在众多关于“自由”的定义中,令人普遍能够接受的一个定义也许是“自由是做法律所许可的一切事情的权利”。既如此,在法律法规框架内,进行一切讨论都应该是不被限制的,是有自由的。当然在中国,造谣、煽动等等都是法律禁止的行为,要负相应法律责任;发表反动言论当然也是违法的。但即便是在这种场合下,为了控制评论区,或者所谓的“弹幕环境”,对讨论进行这种名目的限制,都违反了言论自由的基本原则。

是故,这种限制是没道理的。

比较是现阶段人类的天性

没错。自从盘古开天地以来,人类之间资源分配不均的情况就一直存在着。既然分配不均,必然存在比较。只有彻底消灭阶级,达到共产主义社会这级别,才能从理论上、物理上消灭比较行为生存的土壤。从古到今,人类自然进行了明目繁多,数不胜数的比较。中国有年龄之间的比较,有阶级之间的比较,有经济地位、社会地位之间的比较——什么士农工商,什么公侯伯子男,什么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统统是在比较。人类的社会制度、经济政策、文化习惯、科学研究等等也都离不开比较。有些比较相对能让人接受;有些则缺乏依据,不让人信服。大家平常接触到的各种习以为常的东西,比如考试,比如做实验,比如论文和报告,都属于比较。

出现了比较是正常的!不要害怕它,不要拒绝它。

比较这种行为,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呢?无非就在于有相当一部分人不懂得如何进行比较,说出来的话缺乏道理不说,还非常刺耳,影响体验。再加上网上的评论区,本身就是一个鼓励编骚话的地方,它容不下太长的讨论、论证,或者是作文一样的东西。这个是网络服务通用共有的毛病。大多数人没办法在较短的篇幅里讨论出一个是非曲直,又缺乏一针见血指出问题的水平,写得颇有几分简单和粗暴,引人不快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

试想一下,以下两个评论,哪个作出的比较更令人信服:

……(小米)CC9Pro 发布时出人意料的搭载了骁龙 730G,这也使拍照体验大幅度下降。 MI10 搭载了骁龙 865 倒是意料之中的。接下来是跑分环节(室温 23∽26℃)。

首先是安兔兔跑分:

CC9Pro(269822)、MI10(564998)……

Geekbench4.4:CC9Pro单核(2523)多核(6763)……

小米屌丝机,华为爵士机

这样两个评论的对比,应该很能说明问题了吧。就是因为内容不够长,发挥空间不够,再加上很多用户不给出理由和论证细节,一味地喷,才使得网上的比较环节不堪入目。

如果比较涉及主观判断,情况会更复杂。比如对唱见唱功的评价,对演员演技和表现的评价,很难拿出一个公认的判定标准,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就会导致公说公,婆说婆,谁也不信服谁的情况出现。

懒政的本质

管理者们简单地采取“不比不刷”的“一刀切”管理方式,其实是对人们讨论行为的片面认识导致的。也就是说,如果管理者认为,所有的讨论都最终一定会脱序,那么就会导致只要出现一定程度的讨论,就立刻采取措施遏制它。这其实是一种控制评论的手段,严格点来讲,就叫做“懒政”。他们把讨论个人喜好、主观判断的内容和讨论有相对清晰标准的技术内容混为一谈,最终炮制出这种“一刀切”的管理模式,实际上扼杀了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

到了最后,评论剩下的除了各种恭维的文案和话术以及拼音缩写的暗语以外,也不剩下什么了。

另外,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由于从众心理的存在,集体行为本身就容易走到非理性的方向去。在这种风险客观存在的情况下,如何控制住整个群体,以及群体里面的人如何自控,如何调整情绪保持理性,这不仅是对管理者能力的考察,也是对每个支持者的心态和素养的考察。

事实上,如果成功地控制住内心激起冲突的冲动,把讨论限制在理性的范围内,外人绝不会认为这是“招黑”“争执”,也不会“影响路人观感”,反而会觉得支持者素质水平高,口吐莲花,个个都是人才。现在的讨论容易滑向“招黑”的集体行为,只能说明,支持者中的各位,没有受到过基本的逻辑训练和说话方式方法的培养,整体素质还有待提高,侧面折射出明星本身的形象,是不是大多数都是这种用户当你的支持者,每天刷一些设定好的评论和弹幕,由于说话水平不行,稍微讨论起来的时候,提起别人,都容易“招黑”?是不是不会基本的、科学的、客观的进行比较的方法?我想应该不至于。基本的科学思维和方法,只要上了初高中的理科课程,以及上过一些马克思主义哲学(高中阶段的《哲学与生活》就行),就应该学会。包括如何做出恰当的、有说服力的比较和类比、如何控制变量、如何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等等。

比较是人类行之有效的认识世界的工具,只不过有些人没用对地方,如是而已。当然,要用对地方也不太难,但是貌似有很多人懒得去动脑想一想。这种头脑光板的用户,如果成为了民意的洪流,再加上学历不足,互联网的生态治理,如何才能打开局面,弊绝风清呢?

分类:默认分类 · 标签:none

此稿件已停用评论功能。